LE在路上

JENSEN ACKLES重症患者

第二封信,写于清明节

难得假期,于是时睡时醒,很爽。

我似乎和你说过,已经很坦然的接受自己存在感低安全感低这件事,既希望被淡忘,总被提起会觉得压力大;又不愿被忽略,人之本性吧,希望被爱着。

有那样很危险的想法很多年,如果没有我,会不会变的更好些呢,那样内心丑陋的自己,渐渐地消失不见也挺有趣的,不想成为别人的困扰呢! 这是每次不想和人联系的原因,就是到了心理低潮期。所幸我是懦弱的,没有勇气做些什么,只是自怨自抑,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,貌似今天又想太多了!

也许有一天我们是笑着谈起这些信,也许是你一个人很无奈的看我的无病呻吟。我很抱歉,过度分享了这些消极的想法。许多年前曾听到过离消极的人300米远的话,直到现在依然觉得很有道理,可是当自己是消极的那个人,我没有办法离你那么远,我怕自己撑不住然后屈服了。还是要说,即使我是你的负担你的麻烦,也不要

放手,因为我还不想放弃、不想离开,我会坚持AKF。

好了,换个轻松的话题。距离是很有趣,如果我没有毕业就到很远的地方生活而是回家的话,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呢?我常常假设改变某个重要的决定后我们会怎样,大约是不会怎样的吧?还会是彼此的彼此,这个唯一不会变化的事给我了那么大的安全感,这也是为什么你说过年时你不在家给我多大的刺激!

好了,不抱怨了,END.

明天,就不会是消极的我了-_-!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