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在路上

JENSEN ACKLES重症患者

还好

   前几天耳机坏掉了,没办法听歌,很暴躁。在等车的时候有种自己在裸奔的感觉,关键是我也没有听什么特别的歌。

   还是前几天同事分享我的歌单,一开始我是拒绝的,总觉得我听的歌还是很小众的。同事试听之后觉得偏爵士、民谣还是挺不错的,我是震惊的。最初听歌还是摇滚,轻音乐,中国风,现在还是英文歌为主,中文的只有几首都比较特殊。《白月光》很多年未曾删,  《1874》《半醒》是被别人剪得视频安利的。专门的合唱、纯音乐,钢琴曲、大提琴,英文歌里的摇滚很老了倒是很久没有变过,永远的涅槃、错过演唱会的林肯公园、新欢火星哥,经典的枪炮玫瑰,波折不断的宽限三日,还有50 ways to say goodbye歌词略囧,其他都很好玩,好像改下歌词,什么时候变成那个1000 ways to die就好玩了。 

歌单里面有JENSEN 唱过的歌或者他有关系的歌,都在歌单里。Simple man 是即使设成闹铃就觉得想要凝神听的歌。

   午饭前听的是白月光,现在听得就是DJ OKAWARI 的《flower  Dance》这样的欢快的钢琴曲,很舒服。

   就这样,音乐和耳机陪着我慢慢老了,喜好也默默的变了很多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