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在路上

JENSEN ACKLES重症患者

失去什么

  那块手表,坏了的,在我的行李箱里,首饰盒里,柜子深处,很少看见,从来不戴。
  用一种遥远的陪伴,熟悉的身影,不会让我欢笑,也不会让我痛苦,它是爷爷戴了很久的手表。
  爷爷过世后,我离家时唯一带走的遗物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失了,我不知道它现在在哪里,只是再也不在了。 刚刚翻箱倒柜的找,只是为了证实一种预感。
  所以我失去了什么?

评论(2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