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在路上

JENSEN ACKLES重症患者

白月光

上一次给你的信,竟让已经过了这么久。

我在听着白月光给你写信,然后你会怎样回信。

记得小孩子的幻想中的朋友么,随着慢慢的长大就会忘记,像不像当年的童话中的小精灵仙子之流。 有时候我总觉得,你是我幻想出来的,除了不爱我以外,没有其他的遗憾。或者你不像我爱你那样的爱我,就是约翰不爱莎乐美,莎乐美不爱叙利亚军官一样。 有点伤心呢,看来这样碎碎念下去,是不适合给你看的,太过矫情了。

我常常想,我在你心中是什么样子的,爱笑的,腻人的,吵吵的~

有时候会很恶意的想,如果失去我,你有多想念呢,会悲伤多久呢? 会不会觉得世界太安静了,没有我的吵闹。你的电话不会再有长长的通话记录,不会有人不分时间的打电话。不习惯安静还是不习惯吵闹呢,会有人代替我,完整你的人生。  

抱歉,有些话不能说给你听。


评论